“一米线”形同虚设、公众场合脱鞋、病房内大声说话……医院里这-栗场网
 
 
“一米线”形同虚设、公众场合脱鞋、病房内大声说话……医院里这 [返回]
您所在的位置:栗场网>财经>“一米线”形同虚设、公众场合脱鞋、病房内大声说话……医院里这

“一米线”形同虚设、公众场合脱鞋、病房内大声说话……医院里这

  发布日期:   2019-11-08 13:58:26    

医院是病人寻求医疗建议和药物的地方,也是医生帮助死者和治愈伤员的地方。医院作为一个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特殊公共场所,也反映了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和外部形象。最近,记者走访了该市的几家医院,发现仍有许多不文明现象。

摄像机1:第一市人民医院

9月9日,记者来到市第一人民医院,从医院北侧开车到专用入口路,直到地下停车场。沿路有标志,进入现场时保安负责,没有车辆插队。停车问题比旧医院要有序得多。进入门诊大厅,宽敞明亮,地面干净,服务台和禁烟标志相对齐全。医院环境有所改善,但是病人能得到文明的治疗吗?记者观察后,他仍然发现了许多问题。

上午9点10分,正好是医疗的高峰期。挂号付费区和服药窗口都挤满了人。医院在每扇窗户外面都设置了屏障。地面上还有引人注目的“一米线”。此时,这些都处于被忽视的尴尬境地。尽管每个人都在排队,但他们彼此靠得很近,有些人甚至被挤出了窗外。

市第一人民医院挂号收费处的“一米线”是无用的。

大厅休息区的圆形石头码头挤满了等候的人。记者看到一个男人蜷缩在上面睡觉,不时打鼾。另一个男人干脆脱下鞋子,坐在石墩上玩他的手机。他休息的休息区被视为他的起居室。记者甚至在儿童诊所外看到一名男子脱掉鞋子,在长凳上睡着了,他的外套半卷着露出他的肚子,这非常不体面。边上的一个女人忍不住抱怨道:“他已经在这里躺了半天了。刚才有很多人的时候,每个人都不想坐在他旁边,而是站着。”

一名患者的家人脱下鞋子,睡在该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童诊所区的长椅上。

11: 30,记者看到一名妇女拿着两碗新煮的方便面走进核磁共振成像等候区。这时,仍有许多病人在等候区等候,空气中弥漫着方便面的味道。过了一会儿,一位老人也拿了一碗外卖,直接走到考场入口处的医生桌前坐下。他打开快餐盒开始吃东西,让其他人互相看着对方。

相机2:城市中医医院

9月10日下午,记者来到市中医院。门诊大楼只有一部电梯。等待时间很长,有很多人在等待,这使得它非常拥挤。电梯门一打开,里面的人还没有出来,电梯里的人都争先恐后地进去。

市中医院门诊大厅的电梯特别拥挤,而且出了故障。

记者随后去了几层楼的门诊区,发现几乎每个门诊室都挤满了病人和他们的家人。他迫不及待地想让最后一个病人读完,于是他把病历放在了医生的桌子上。当被问及是否使用点对点系统时,医生也很无奈。“病人担心别人会插队,所以他们被包围在房间里,无法赶上。”在四楼的妇科专家诊所,十几个人挤在诊所里,一个人看医生,人群看着,甚至还有男性家庭成员,让病人的隐私完全得不到保护。

中医医院的妇科门诊挤满了人。

在五楼的医院区,一位老妇人因糖尿病刚刚被家人送进医院。五六个家庭成员围住了这位老妇人。你和我一个接一个大声说话。这时,隔壁床上的老人想小睡一会儿,但也吵得睡不着。记者在实地采访中发现,这种情况在几家医院非常普遍,尤其是在医院的住院区,那里的人们经常在病房和走廊大声说话,或者用手机打电话,影响到住院病人的其余部分。

相机3:城市妇幼保健院

9月19日,记者去了市妇幼保健院。医院大厅里挤满了人,问讯处非常繁忙。两名工作人员不知所措,不得不每隔几秒钟回答一次市民的问题。“你是忙还是累都没关系,你害怕不讲道理。”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有时太多被咨询的人可能无法解决问题,但有些人会发脾气,等待很长时间后态度特别不好。

夏季是儿童感冒高发的季节。记者在医院的输液大厅看到,早上9点,大输液大厅几乎满了。孩子们在哭,父母在喊...各种各样的声音让输液大厅显得特别嘈杂。还有几个父母在哄他们的孩子吃早餐。早餐的味道与消毒剂混合在一起,不能长时间分散。另一边,一个小男孩在用手机看卡通片时被输血。他非常兴奋,没有脱鞋就站在椅子上,从一只鞋跳到另一只,而他的父母除了说“小心点”什么也没说。

公民之声

李女士:我经常看到父母在儿童诊所的休息区和他们的孩子玩耍。孩子们光着脚在沙发凳上跳来跳去。一个长凳子可以被几个人使用,但是当他们这么“霸占”的时候,其他人就不能坐了。在过去,他没有被听到。我希望这些人会替别人考虑,毕竟公共设施不是私人的。

曾先生:现在医院大厅里吸烟的人越来越少了,但是住院部的楼梯间堆满了一大把烟。楼梯间的门一打开,就有一股强烈的烟味。吸烟者躲在这里抽烟。

陈:当我的孩子住院时,真的很痛。几个人在一个病房里,整天哭闹着婴儿。很难好好休息。我还发现隔壁的床半夜被占了。有四五个家庭陪着我。从午夜到清晨,我都要崩溃了。

王叔叔:让我们谈谈医院工作人员的态度。虽然总体情况比以前好得多,但仍有一些医生在和他说话时从未表现出任何表情。我没有好耳朵。有时候人太多了。医生听不清楚他说的话。如果他想问更多的问题,医生会拉下他的脸,变得不耐烦。说我听不见并要求我的孩子交流是不负责任的。

500万彩票 黑龙江11选5投注 广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