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教老师的无问西东一生只能教40个学生 也许还不被记住-栗场网
 
 
特教老师的无问西东一生只能教40个学生 也许还不被记住 [返回]
您所在的位置:栗场网>教育>特教老师的无问西东一生只能教40个学生 也许还不被记住

特教老师的无问西东一生只能教40个学生 也许还不被记住

  发布日期:   2019-10-25 10:40:43    

特殊教师的课桌都在教室里。他们需要时刻照顾学生,以确保他们的安全。这里的老师陪着每一个班的学生。从入学到毕业需要9年时间,每个班有10名学生。大多数教师只能体验四个班级的学生,总共培训大约40名学生。然而,这些孩子毕业后可能无法说出他们的老师。

教师节已经过去一周多了。顺德旗芝学校聋哑学生严家瑞的桌子上放着一张老师贺卡。手工制作的贺卡没有华丽的包装,而是真诚的祝愿:祝你节日快乐,身体健康,平安无事!沈程琳先生,你已经(努力)工作了19年了!非常感谢!我们爱你!

9月18日上午,顺德旗芝学校的校长沈程琳去教室看望学生。严家瑞兴奋地冲出教室,把贺卡送给沈校长。沈程琳用手摸了摸她的头,用手语称赞她。

严家瑞的贺卡没有在教师节寄出,因为那天沈程琳参加了2019年北京“寻找最美的老师”颁奖典礼。作为获奖者之一,沈程琳在7000多天的教学中致力于“让智障儿童学会有尊严地生活”,并以自己的专业为特殊儿童的幸福生活架起了“拐杖”。

战胜

如果你今天教书,学生们明天就会忘记。

说到教师这个职业,沈程琳从小就不陌生,因为他的阿姨、叔叔和阿姨都是教师。受他们的影响,他对教师这个职业充满了向往。沈程琳上大学时,选择了师范学校,学习了当时相对不受欢迎的特殊教育。2000年,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的沈程琳满怀热情来到顺德旗芝学校。

然而,理想是充实的,现实是支柱。等待沈程琳是六年级的一个严肃班,平均年龄为14岁,智商约为30(韦克斯勒测试,智力残疾低于75)。当时,学校只有一岁,所有学生的整体水平都比较差。沈程琳班上的学生既老又受过高等教育,也有新学生。"他们以前没有受过教育,在家里呆了很长时间,并且有很深的习惯。"

当时,作为班主任,沈程琳最害怕在课间做练习。孩子们很难有秩序地排队下楼做早操。“他们不知道规则,也不知道如何排队。他们设法把每个人都拉在一起,让他们下楼。有人跑了一半。”沈程琳费了很大力气终于带孩子们下楼了。结果,课间练习结束了。

更大的挑战在课堂上。班上满是当地学生。他们都说广东话,但沈程琳不会说也不会听。“他们对在课堂上说普通话没有反应。他们只知道我在说什么,但他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很快,学生们陷入了混乱。“有些人躺在那里不理我,有些人径直走出教室,有些人四处走动,走到讲台前,有些人在下面做自己的工作。”沈程琳慌慌张张地拖着跑出教室的学生回来,关上门安慰其他学生。

我想一旦我学会了广东话,这个问题就会解决。很快,沈程琳发现这个想法“太天真了”。班上没有一个学生能认出自己的名字,也没有人能从1数到10。写在黑板上的黑板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需要擦掉,因为学生们记不起来了,必须再教一遍。他们不能被教一两次,更常见的是成百上千次。“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学会了数到12345,但你告诉他们这里有三个人。带三个杯子,他们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改革

为中重度智障儿童开发百万字教材

沮丧之余,沈程琳开始想,这样的教育有什么意义?与普通学生的友谊激励了他。在社交活动中,其中一个环节就是踩气球。在有限的时间内,打破对方气球的人会赢。然而,开明的学生看到气球时踩在气球上,无法区分他们的队友。

在这个过程中,沈程琳认真考虑了弱智学生和普通学生的区别。“如果智障学生学得很慢,那么给足够的老师支持,足够的时间和耐心。经过30到40年的学习,他们能进入大学吗?根据这样的逻辑,人们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通过长期观察,沈程琳发现弱智学生自我意识薄弱,无法把你和我区分开。在他们眼里,一切都是一个物体。他们的思维方式也不同,是行动思维,许多行动都是根据条件反射做出的。更重要的特征是他们没有建立语言符号系统。“我们通过间接经验学习,如语言系统、口碑等。,但弱智学生需要体验,然后反复强化才能获得它。”

这时,沈程琳意识到“教书育人”的含义不同于普通教师。特殊教育教导人成为一个人最基本的东西,并培养有尊严的人,他们将来可以进入社会。然而,普通教育教导那些可能成为社会支柱的人。

20世纪90年代,特殊教育行业可供选择的教材少,适应性差。它们大多是根据普通教育的逻辑写成的。特殊学生不能理解教材中的概念,教材也不能解决实际问题。2001年底,顺德旗芝学校与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系教授王志超合作进行课程改革。沈程琳领导组织并参与了整个编纂过程。经过16年的艰苦努力,学校开发了一套100多万字的校本课程,适合中重度智障儿童使用——“人性化课程”。这套课程包括社会化、体能、语言、图形操作、情感分化和绘画。它可以帮助孩子掌握基本的社会规范,发展生活和劳动技能以及情绪表达控制。

新课程在培养学生生活和工作技能的同时,也在灌输学生“为食物而工作”的观念。在劳动课上,每个学生都需要工作,用他/她的工作换一张饭票。勤奋的学生会得到更多的奖励,午餐会更丰富。“只有通过这种经历,他们才能明白,在社会上,只有劳动才能获得食物,而且还要努力成为一名劳动模范,体验更高的需求,如荣誉。”沈程琳说道。

目前,学校课程已获首届全国基础教育课程资源博览会杰出成就奖、广东省中小学校本课程示范活动一等奖、顺德区科技进步二等奖。近年来,顺德旗芝学校的课程已经在广东、湖南、海南、四川、广西等省进行了测试。

希望

建设特殊教育专业人才输出基地

从不断的研究和个人经历中,沈程琳意识到,虽然教师和普通教师一样,都是教书育人,渴望“桃李满天下”,但特殊教育教师的专业经历却大不相同。

顺德旗芝学校的师生很难在情感上交流互动。他们需要忍受孤独。同时,教师的桌子都在教室里,他们需要时刻照顾学生,以确保他们的安全。这里的老师从入学到毕业一直陪着每一个班的学生。他们中的大多数只能经历四个班级的学生,因此培训了大约40名学生。然而,这些孩子毕业后可能无法说出他们的老师。

“特殊教师压力大,成就感低。只有真正热爱这个行业的人才会留下来。”哪种老师更适合特殊的教学职业?目前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的沈程琳研究特殊教育教师的职业人格。在他的研究中,他发现愿意付出、有强烈责任感、性格稳定的人更适合做特殊教师,在这个职位上更容易获得成就感。

特殊教育的成败关系到社会文明和进步的水平。但是特殊教育如何才能做好呢?长期扎根于一线的沈程琳认为,关键在于教师队伍建设。为了提高教师的专业能力,他初步设计了“同心圆”课程框架,以特殊教育的基本知识和技能为圆心向外拓展,形成了涵盖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完整知识体系,为特殊教育教师搭建了平台,鼓励教师广泛涉猎和积极学习,并建立了学习团队。

今天,沈程琳对从一线教师到学校管理者的角色转变有了更多的思考。他希望顺德旗芝学校能以此为中心,建设特殊教育生产研究基地,输出更多特殊教育人才,引进更完善的特殊教育课程。

协调:优马尼

记者:杜南记者胡佳艺

照片:杜南记者郑忠